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淫荡女奴的侍奉
淫荡女奴的侍奉

淫荡女奴的侍奉

我坐在新装修好的别墅的大厅里,看着四周的陈设以及李梅在收拾各处不妥的地方,新的别墅已经搞好了一周多了,主要是在冬季要进行内部的干燥处理,所以停了一段时间,家具是下午才陆续进来的,这都要归功于左东方。

  进入宽大的地下室,有些还没有开箱的设备凌乱的堆放在地中间,有妇科检查椅,各种支架等等,我绕过这些障碍,走到宽大的水虐间,这里主要是做水虐的,也可以做卫生间用,里边有宽大的水流按摩浴缸,完全透明的玻璃幕墙,从外边可以清晰的看到里边的一切。

  我回到上面,搂过李梅说:“收拾好了早点休息。”

  李梅有点期待的说:“主人要走吗?梅奴想主人留下好吗?”

  我在衣外揉搓着她饱胀的乳房说:“明天我不走了,今晚我还有事,”说完吻了她走了出来。

  车子动起来后,脑子里考虑着苗玉冰的女儿杨玉清的样子,一会一定要让苗玉冰把女儿叫来过年,上次意外的变故使杨玉清提前走了,这次一定要把她拿下,想着苗玉冰母女在地下室同欢的场景,我一下有了反应,同时想到了许淑萍母女,便打电话告诉她们今晚不回去了。

  到了苗玉冰的住处,我掏出钥匙打开门,就见苗玉冰一丝不挂的摔着两个大乳房跑过来跪下,一边说:“主人,你来了,冰奴正在做准备。”

  我看到苗玉冰的两腿的根部水汪汪的,不由将她拉了起来,说真心的一个有身份的熟女透出的气质是很吸引人的,使人有强烈的虐的欲望,而许淑萍则是那种良家的感觉。

  对苗玉冰还由于杜文英的关系,所以对苗玉冰有着强烈的虐欲,伸手就在她丰硕松软的乳房上拍打,她一边叫疼,一边知趣的挺胸,以便让我的击打更加顺手,我一边加大力量一边说:“准备好了吗?”

  “主人,请检查冰奴的,冰奴的骚屄,冰奴准备好了接受主人的羞辱,”苗玉冰完全显露出了知性的一面,同时顺着我的手搂在她光滑的后背走向沙发,待我坐下后马上端起茶几上新沏好的茶说:“主人,尝尝这是今年的铁观音。”

  我已经嗅到了新茶沁人的芳香,不由一手接茶一手抓住她的头发拉近自己吻在她的唇上,感觉了苗玉冰动情后浓郁的口腔气味后才认真的茗了一口,感觉确实不错。

  再次的伸手抓捏着她的乳房说:“看来你真的用心了,知道我喜欢喝茶,不错奖励你一下,坐到茶几上分开腿,”

  我的心里升起了“疼”爱她的想法,见她张开的大腿根亮晶晶的,淫水已经使本就很吸引人的骚屄变得更加淫秽。

  我将热热的茶水到了少许,苗玉冰被烫的一下跳了起来,我见状说:“你要抗拒,去把绳子拿来,看来不约束你不行。”

  苗玉冰一边用手轻抚自己的骚屄,一边说:“主人,冰奴不敢了,主人太突然了,这下不会了。”

  见她重新摆好姿势,不由想给她冰火的感觉,便从冰箱中取出冰块,然后喝了一口茶,含在嘴里,伸手抚摸着她白嫩的丰臀,然后一口叼住她的阴蒂及周围的嫩肉,用口中的热水包裹那片淫肉,她激烈的抖动起来,我同时用舌头挑逗,让她感受更多的刺激。

  苗玉冰被刺激的嘴里不停的叫着:“啊,主人,主人。”两手不由自主的伸到胸前,用力的搓揉自己的乳房,同时浑身不停的颤抖,我的右手用力的打在她白嫩的屁股上。

  “啊,主人,打的好疼,啊,用力吧,我受不了了。”苗玉冰开始变得迷乱起来,我继续着击打。

  当我嘴里含着冰块包住苗玉冰的阴唇时,她一下被冰冷刺激的绷紧了全身,双手一下捧住我的头说:“主人,这太刺激了,冰奴受不了了。”

  我用舌头将冰块顶在她阴唇的分裂处,双手紧紧的固定着她扭动的大腿。

  “主人,冰奴的好主人,饶了冰奴吧,”她嘴里这样说,可是双手将我的头用力的按在自己的胯间,我知道苗玉冰已经被挑起了强烈的情欲,这情欲让她产生了受虐的期待。

  我不由的再次更换了热水,她只坚持了一会,我就感到了她阴部的异样,不由放开嘴一看,从苗玉冰的骚屄里涌出了大量的分泌液,顺着股沟流下,最后落在茶几上。

  我不由的在她的丰臀上印上一掌,一把抓住苗玉冰的乳房,将她拉了起来说:“看看你有多淫荡,自己把你的淫液舔了。”说着按住她的头。

  苗玉冰羞耻的扭过头,哀怨的看着我说:“是主人弄得冰奴受不了,这太羞耻了。”

  我顺手就在她丰硕白皙的屁股上打了一掌,然后将两个手指扣入她的骚屄,一边快速的抠弄,一边催促她快舔,另一支手抓住她的头发,在她快要接触到茶几时,用力拉起,她哼了一声表示不甘,只好伸出舌头,这才是我需要的。

  苗玉冰毕竟是知识女性,对于我的要求比较快的就能领会,因此我将她的头拉的越起,她的舌头就尽力的伸出,我抽出她骚屄里的手,将满手的淫水涂在她光滑的屁股上,再用手掌拍打,由于有了水迹,发出的声响更加脆。

  我在她的屁股和阴部不停的拍打,看她舔的差不多了,便扣挖出淫水滴在茶几上,让她继续。

  十几分钟后我能感受到苗玉冰至少有一次的高潮,我这才将她抖动不堪的身子拉起来,她异常知性的说:“主人,让冰奴为你服务吧。”

  在得到我的认可后,解开我的裤子,将已经勃起的阴茎含入火热的口中,我向后靠在沙发靠背上,感受这苗玉冰那火热、湿滑、柔软的舌头在我蘑菇头上快速转动、舔弄的感觉,同时脑子里想着如何对付她女儿。

  快感一波一波的从阴茎上传来,再向全身扩散,我开始感到了腹腔内的变化,输精管在开始脉动,我适时的制止了她的继续,将她抱在腿上,用坚硬的阴茎在她柔滑的阴部摩擦,她自主的开始移动,试图让阳具进入,可是每当她找准了位置,我都会让阳具滑开。

  几次之后苗玉冰感到了我在戏弄她,不由哀怨的看着我说:“主人,不要这样戏弄奴了,冰奴受不了了,请狠狠的干冰奴吧。”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一手搂着她光滑的臀肉,一手捉住她诱人的丰乳,在手掌内捏弄,开口问她:“不知道我女儿何时来啊?”

  苗玉冰起先没有明白,然后确定的问:“主人是说玉清吗?”同时感到了我用力抓捏乳房的手示意,接着说:“主人,玉清不过小你五、六岁,做妹妹还差不多,啊对不起主人,奴没有占便宜的意思。”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怎么,玉清不是你生的吗?是你生的,那我现在正在干妈妈,那女儿不该叫我爸爸吗?”我有意促狭的让她难看。

  苗玉冰马上就明白了我的用意,一下变得羞耻起来说:“主人就是要让冰奴羞耻吧,真的让奴好羞,这样的关系让奴感到难堪,主人奴好想主人用力的干奴淫荡的骚屄。”她将头躲在了我的肩上。

  我在她肥硕的屁股上打了一掌说:“你还没有告诉我,玉清何时来?”

  苗玉冰的心里明白我问话的意思,上次来要不是临时的变故,就一定会被我这个主人收服了,而此时我所问的,苗玉冰一定想到了我的目的。

  “主人,求你放过玉清吧,冰奴一定会好好的伺候主人的,玉清是有家的人,和我不一样,求你了放过她吧。”苗玉冰焦急的神态说明她非常的紧张,她知道用强是不可能的,加上我们这些人的手段,玉清的沉沦是一定的,只有求我放弃,才能使女儿幸免。

  我看着她,双手伸到后面,用力分开她肥软的臀肉,将右手的中指顶在她的肛门口,手指尖轻轻的向里捅了一下,然后拿到鼻子下嗅了一下,一股浴液的淡香和着那地方固有的夜香味冲入我的鼻腔。

  “主人是要冰奴羞耻的屁眼吗?”苗玉冰讨好的问,她知道只有我才能使自己的女儿不受到伤害。

  我再次双手打在她的丰臀上说:“回答我的问题,你已经抗拒我两次了。”

  说完将她从腿上放下,让她跪在我的两腿间,一手托起她松软白嫩的乳房,一手拍在上面,用眼睛看着她。

  对视了一眼,她避开目光,有点不情愿又无奈的说:“说是后天就来,主人求你了,你要怎么弄冰奴都行,只求你放过玉清吧。”

  我的手掌不停的落在她的乳房上,苗玉冰完全为了女儿,尽力的挺起胸脯,承受我无情的击打,想尽量的讨好我,使我放弃对杨玉清的想法。

  直到将她的两个白皙的乳房装饰成桃花般的殷红,我才停了手说:“苗校长我告诉你这一切都不由你控制,我完全可以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杨玉清,告诉你只是我对你有好感,让你有个思想准备,不要到时见面会尴尬,我们完全可以将杨玉清调到这个城市,你应该明白我们有这个能力,所以你也不要太过在意,况且你的女儿也已经是成年人了,你想不想我把你女婿弄来,让他尝尝你这个丈母娘的味道,我想他一定很乐意的。”

  苗玉冰听到这里再也受不了了,抓着我双腿的手用力的都有点发抖,同时她也明白我说的都是事实,因此强烈的屈辱感使她抬头看着我说:“主人,不要,这让我怎么面对玉清,不要,你们都是魔鬼,主人你是不是还在生机场的气,求求你了,惩罚我吧,我不要被小川这样,啊,我还是死了吧。”

  苗玉冰已经无法有意识的思考,只是本能的感到在女儿沉沦和被女婿奸玩的选择上,自己决不能和女婿,知道自己的恳求不会有什么结果,那两害相权取其轻,况且一旦女儿沉沦,那女儿的家庭就没有了,好在俩人还没有孩子,这样自己就不会和女婿有关系了。

  苗玉冰心中快速的考虑者,她的考虑完全是片面的,可以说眼前的状况使她加上我给她描述的刺激场面,使她无法正常的思考,几乎完全自私的思考,使她感到女儿的沉沦只是小范围的,一旦和女婿有了关系,那就控制不住了,况且和主人们在一起,确实给自己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性快感,因此宁可选择女儿的沉沦,也不能出现和女婿苟合的情况。

  苗玉冰感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可她没有注意此时自己的思想是混乱的,而选择也是极为片面的,可这是我要达到的效果,一旦她放松了女儿将沉沦的意识,那以后在考虑时,潜意识就会减少对女儿沉沦的抗拒,为日后母女一起伺主的场面减少抵抗。

  我见苗玉冰被我的话刺激的有点失意状了,不由将她拉了起来,抚摸着红肿的乳房,在她耳边亲吻着说:“不要想太多,此时你该好好的伺候我,不过玉清我是要定了。”说着,再次将阴茎塞在她的嘴里。

  她低头含住我的龟头,舌头沿着冠状沟移动,泪水却滴落在我的大腿上,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脑子里想着杨玉清那秀美的模样。

  少时我将她拉起,示意她骑上来,苗玉冰泪眼朦胧的将我的捣屄棒套入自己的阴道,双手环着我的脖子,将两个丰满松软的乳房压在我脸上,身子慢慢的扭动起来。

  我双手半捧半抱着她的屁股,交换着吸吮她胀大的乳头,感受着她越来越快的套弄,耳中传来她越发急促的喘息声,包裹着阳具的腔肉在收紧,她的小腹也在不停的起伏,嘴里说:“主人,冰奴要来了,主人给我。”

  我抱着她转身,将她放在沙发上,双手抱住她的左腿,骑在她的右腿上,快速的运动着,坚硬的阳具不停的蹂躏着她嫩滑的阴唇,她双手抓住自己的双乳,看的出来因用力手指都有点失血发白。

  我双手在她的腿上抚摸着,右手不时地在她的屁股上击打,她的叫声越来越大,我也加大了击打的力度,左手伸到她的阴蒂处挤捏,让她的阴蒂在指间变得更大,她一下就绷紧了全身,嘴里发出欢娱的叫声,小腹收缩变硬,阴道紧紧的包裹着阴茎,腔肉蠕动,给我带来了酥麻的感觉,我的输卵管也开始脉动,我没有控制的和她一起高潮。

  俩人都出了不少汗,体液混合着拥抱着倒在沙发上,她的嘴在我的脸上吻着,急促的吐气喷在我的脸上,我抚摸着她满是汗水,光滑的后背,手一路向下,摸进她的双腿间,从骚屄里扣挖出精液和她淫水的混合物,让她张嘴,她羞耻中带点兴奋的含住我的手指。

  我分开她散乱的头发,摸着她的脸说:“怎么样,舒服吗?”见她点点头接着说:“那边的别墅好了,以后会转到那边去,你不用想太多,要紧的是你要记住一切都要服从。”

  苗玉冰没有说话,只是将头躺在我的肩上,少时她起身说:“主人稍等。”

  然后扭动着丰满还有些红的屁股,走向浴室,两条大腿间可以清晰的看到流出的精液与她的体液的混合物。

  不一会传来了苗玉冰的声音,“主人,好了,请到浴室奴想和主人洗鸳鸯浴。”

  我不由的感觉良好,苗玉冰确实是非常的知性。

  一进入宽大的浴室,就看到了地上有一个充好气的白色气垫,不由想以前好像没有见过,不由说:“这是哪来的?”

  “主人,这是奴知道主人来,今天才买的,主人请躺下。”

  我的脑子里出现了日本a片里的情景,不由心中高兴,顺从的躺下,苗玉冰将散发着清凉幽香的浴液倒在我的身上,然后在自己的胸口的双乳上也到了一些,慢慢的趴俯在我的身上,用松软肥大的乳房在胸前滑动,让我想起了胸推。

  她慢慢的移动着,双手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屁股上说:“主人,虐玩冰奴的大屁股。”

  我忍不住被她的行为所勾引,并动情的吻了她,双手并没有打,而是抓了两把俩人胸口的浴液,在她的大白屁股上抚摸,感受着绵滑的肌肤滑过手掌的感觉,并不时的滑进她的股沟,摸揉着她的骚屄。

  苗玉冰承受着我的挑逗和玩弄,直到面红耳赤的喘息着,我才将手移到了她的后背,她也知趣的开始向下移动,两团绵滑的乳肉摩擦着我的胸腹,令我感到了异常的舒服,以前也做过胸推,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

  我放松自己的全身,不再有任何的动作,脑子里开始想她的女婿,刚才无意的话,使自己得到了启发,若是真的将苗玉冰的女婿弄进来,那对杨玉清以后的存在要方便的多,若是真让苗玉冰当着杨玉清的面被那个叫贺川的玩弄,那苗玉冰一定回羞耻的要死。

  正想着嘴角都露出了坏笑,阳具上传来了令我冲动的感觉,不由看下去,不知何时自己的捣屄棒已经胀大的青筋暴起,此时正被两团乳肉夹着,苗玉冰在给自己做乳交。

  那种由阳具传遍全身的酥麻感,令我有了插入的感觉,不由伸脚到她的两腿间,用脚背轻踢在她的阴部说:“再弄一会上床就没有了。”

  苗玉冰竟然露出了羞涩的笑容,这笑容竟然让我心跳,心中想起了杜文英,想到杜文英心就痛,一股暴虐的烦躁使我想发狂,再看到苗玉冰的样子,机场的一幕又浮现,我一下坐了起来,我的眼神让苗玉冰害怕,她不知道怎么了。

  我看着苗玉冰那有些委屈的样子,心中的狂燥有点收敛,我马上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慢慢的躺下,闭上了眼睛。

  后面苗玉冰所作的我都没有什么感觉,直到她温顺的让我翻身,我这才又精虫上脑的抓了两把她的乳房,趴在气垫上。

  很快我的后背就感到了沉重的压力,两团绵滑的乳肉开始有规律的滑动,我再次闭上眼睛,只是不安静的双手寻找着她身体,在光滑的肌肤上抚摸,苗玉冰也非常配合的不时将敏感的部位送到我的手边。

  待苗玉冰将后背做完后才说:“主人,舒服吗,让奴给你冲洗吧,”说着将花洒取在手中试好温度后,用花洒冲去我身上的浴液,我看着她跪在气垫上,迷人的阴部隐现在两条丰润的大腿间,不由想到了臀推。

  忍不住的说:“我还没有洗够,现在听我的。”说着仰面躺好,顺手取过浴液的瓶子,示意苗玉冰骑上来,她乖巧的骑在我的大腿上,我将她拉到胸口坐好,见她两条腿本能的并着,我让她分开一些,苗玉冰似乎意识到了我的想法,不由脸红了,眼睛看着我,还是将腿分开,看着我将浴液倒在她的阴部。

  苗玉冰羞耻的一下并拢双腿,我开始让她将流到股沟和我胸口的浴液,用屁股开始滑动,她一下就明白了我的用意,听话的开始前后骑在我身上滑动,只是双腿尽力的并拢。

  我不由猥琐的看着她,双手扶住她的膝盖,用力的分开她的双腿,她见状不由的忸怩起来,尽管和我已经做爱,也把身心交付于我,但作为一个女人,这样近距离,况且如此暧昧的将自己的阴部暴露,心里还是会产生强大的羞耻感。

  苗玉冰感到极度的羞耻,但还是顺从的任我将两腿分开到最大,然后才让她动作,我看着她促狭的伸出舌头,当她向上移动时,离舌头还有一段距离就向后滑动,我不由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苗玉冰知性的扭了一下,哀怨的看着我,只好向上滑动,直到快接触到我的舌头时,还是羞耻的停住了,我再次打在她的屁股上,不过明显要用力,警告也严厉的多,她显出娇媚而无奈的神情,轻轻的向前移动了一下,直到丰厚的阴唇触到我的舌尖,浑身一颤,才开始向下。

  苗玉冰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两条腿张开到极限,连阴唇都淫秽的裂开着,将里面粉红的腔肉都露出来,由于羞耻使得阴部在收缩,将小小的尿口都暴露在我的眼前,层叠的腔肉随着她上移,将阴道口张的更大。

  苗玉冰感觉到我的视线如同触角般的扫过她的骚屄,不由更加难为情的浑身发颤,待触到我的舌头时,不由的叫道:“啊,主人,你太会羞人了。”但内心的欲望在升腾。

  苗玉冰起先只是下滑到我的阳具处就开始返回向上,我要她一直下滑到我的膝盖,这样我的阳具不论她上下都会滑过她的骚屄,这样更加刺激了她的情欲,每当滑过阳具她都忍不住的仰起头,口中发出欢娱的呻吟。

  我抓过花洒,将口中蓄满一口水,在她向上到胸口时,将水喷在她的骚屄上,被水一刺激,苗玉冰叫了出来,“啊,主人,冰奴受不了了。”浑身不停的颤动,阴道口象鱼嘴般的开合着。

  苗玉冰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媚态,让我产生了一丝的怜惜,这种怜惜令我想用虐打来表现,忍不住翻身将她压住,将花洒的水温调高,喷在手上都有点烫,然后放在她两腿间,让她夹住,水流直射在她充血的阴唇上。

  苗玉冰尖叫起来,我随着她的尖叫,手掌毫不留情的印在她的乳房上,看着两个松软丰硕的乳房,在击打下象果冻一般的荡起层层乳波,她的双手矛盾的挥舞着,欲要阻挡我的击打,又不敢阻挡,只能屈从的抓住我的阳具。

  看着白皙的乳肉变得粉红,无比的妖艳,我忍不住的扑在她身上,吻住她的嘴唇,将阳具捅进她的阴道,火热无比的腔肉立刻包裹住坚硬的捣屄棒,我快速的挺动,不给她回味的时间,很快就将她送上了高潮。

  看着她高潮后迷醉的媚态,不由促狭的按住她红肿的阴蒂,快速的揉动,她抽搐的尖叫,浑身激烈的扭动,我知道她此时她彷佛被抽取骨髓般的难受,心跳出来,浑身不受控制的痉挛着。

  “主人,饶了冰奴吧,奴要死了,这太酸了,啊,主人,你要什么奴都给你,啊,饶了奴吧,”苗玉冰被那种抽髓的酸麻所控制,很快一股热流喷在我的小腹上,我知道她失禁了。

  苗玉冰知道自己的状况,但无法控制的尿液激烈的射出,我没有停止,而是用阳具更深的捅着她的骚屄,尿液的流尽使她软瘫在气垫上。

  我拉起她的腿,将她折叠,将她的两脚压在她的头两侧,胯部慢慢的抬起,使插在苗玉冰骚屄内的阳具,缓慢的抽出,然后泰山压顶般的落下,速度不快,但每次的撞击却异常的凶猛,如同打桩机俩人的耻骨相碰,这对她的冲击是可怕的,男人耻骨部除了阴毛是平的,而女人却有着阴唇交汇的阴蒂所在,因此会给苗玉冰强烈的刺激。

  撞击使刚才遭受蹂躏的阴蒂更加不堪,苗玉冰口中发出惨痛无比的欢叫,两只充血的眼睛,透过泪水看着我,我的心中升起的那股斜火使我忍不住的扑到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搂住她的脖子,将她送入口中的舌头咬住,右手在她绷紧的屁股上印上无数的手印。

  苗玉冰感受到了我的粗暴,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头,喉咙里发出了母兽般的嚎叫,同时在高潮的带动下,全力的迎合着我的撞击。

  我也不在控制自己的快速冲击,很快腰间的酸麻就转换成了输精管的脉动,强烈的喷射,使我感到了异常的快感,我紧紧的压迫着她,彷佛要将阳具埋人她的体中,她全身不停的抖动、痉挛。

  一切都平息后,苗玉冰支撑着酸乏的身子,给我清晰干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