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占有了妈妈这样的尤物
占有了妈妈这样的尤物

占有了妈妈这样的尤物

真正和妈妈的乱伦发生在去年的春节。

  我记得很清楚,直到除夕那天下午,父亲才从外地赶回家里,手里提着几大袋烟酒和各种食品的他意气风发,走路都带风,只因为他当上了包工头,每个月能拿到比以往多双倍的工资。

  晚上,父亲破例地在饭桌上让我喝了酒,不仅如此,他还让妈妈穿上了新买的大红色镂花金丝旗袍,以及那双红色的高跟鞋。妈妈没说话,一一照做,还花了淡妆,梳了个漂亮的发髻。

  一顿饭下来,在此之前从没喝过酒的我在父亲的劝说下喝了差不多半瓶红酒,而他则喝得烂醉。我和妈妈好不容易才把他服侍睡下,这个过程母子俩少不了身体接触。

  半夜,酒醒的我感到口干起来喝水,经过父母房间的时候听到了他们做爱的声音。其实,我每年都会听见,可这次短短的两分钟却让我有了性冲动。

  高中以来,不,应该是初中毕业那天後,我就对性爱产生了迷恋,时不时就会通过看黄书或者黄色碟片来打手枪。到县城念高中,我又接触了电脑,以及电脑里五花八门的网址,从一开始的小心尝试,到最後的极度迷恋沈沦,只用了短短的几个通宵。从一开始的都市情色,到武侠玄幻,最後是母子乱伦,我一步步地走向罪恶的深渊,无法自拔。每次看着手机里的乱伦小说和影片,每次在床上被窝里的激情发射,我都没有把妈妈作为性幻想对象,直到那天晚上我看到换上旗袍穿着高跟鞋的妈妈想起了初中毕业那天同学在我最後一次在他妈妈身上射进後说的话。

  「你妈妈那麽美,你小子就不想搞她?」

  黑暗中,父亲很快就结束了,又挣紮着拖了几分钟,这才从妈妈身上滚下来。依稀可见的是而此时的妈妈云鬓淩乱,身上甚至还穿着那身旗袍,轻轻叹息一声後就从床上下来,我知道她是要去洗澡了。

  忍住渴意的我躲在转角里看着穿着高跟鞋的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往我卧室的方向看了看後就走向浴室,她应该是怕我听到动静,却压根没有想到我早就躲在不远处窥看着她。

  然而妈妈没有直接去浴室,而是进了厕所。我偷摸着跟上去躲在门外听见她用纸巾擦拭的声音,一个劲儿的吞着唾液。她一定是在擦着父亲射出来的东西!

  我一边幻想着妈妈在里面的动作,一边脱下裤子掏出了肉棒,正要开始撸管,却听见妈妈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谁?谁在外面?」她的声音发颤,应该是太紧张了。

  我知道是自己刚才的动作太大了,所以惊扰了妈妈,赶紧说道,「妈妈,是我,慕白啊!」「啊!是……是你啊?你怎麽……怎麽还没睡啊?」妈妈一听到是我,就更加更紧张了,我都能听见她慌乱地把纸巾揉成一团扔进马桶的声音了。

  「我……我被尿憋醒了,所以起来解决一下。」我胡乱地找了个借口,「妈妈你在方便吗?」「啊~是……是的!」大概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妈妈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要……要不,你去屋外?」我哪里肯轻易放过这难得的机会,连忙说道,「不不不!我能忍住,妈妈你先解决吧!我在外面等一会儿就好了,再说了外面又黑又冷了,我最怕黑了!」「那……那好吧!」妈妈居然还答应了!

  就这样,我站在厕所门外,妈妈躲在厕所里面,仅有一门之隔。

  足足有三分钟,我都没有听见一点儿声响,整个空间静悄悄的。

  「小白……要不……要不你先?妈妈……妈妈……」後面的内容太羞人了,妈妈说不出口。

  我不客气的「嗯」的一声,其实心中早有他想!

  「哢!」厕所的门被打开了一条缝,紧接着是更多的,更多的!

  我握着硬胀的肉棒,双眼死死盯着慢慢打开的门缝,直到妈妈完全出现在门後。

  「啊!」

  看到门外的我的模样,妈妈直吓得尖叫!

  我趁机向前,一手挡住她要关上的门,一手捂住她的嘴巴。

  妈妈惊恐万状,双手用力掰着我的手,双目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慌乱。

  我用力挤进狭窄的厕所,然後反手关上门,随後将妈妈推坐在马桶上,捂住她嘴巴的手丝毫不敢放松。

  「妈妈,我……我想……」我舔着干干的嘴唇,喘着粗气说道,「我想……」心知即将会发生什麽的妈妈「呜呜」地用力摇着头,眼神透露着哀求,双手用力地往外推着我的身体。

  精虫上脑的我开始恳求她,「就一次!就这一次!」「呜呜!呜呜!」妈妈依旧摇头,眼里的泪水已经流了下来,然後就被我的手掌截住。

  「一次都不可以吗?我只要一次就够了啊!」

  我几乎崩溃,肉棒已经硬到要爆了,再不发泄,恐怕就要废了。

  「呜呜呜呜!」妈妈双手合抱在一起,不停的向我求饶,小脑袋左右摇晃着,笑起来很好看的眼睛流出了更多的泪水。

  我无视了她的哀求,抱住她的腰将她拉近,然後松开手,在她喊出声来之前就吻住了她的嘴唇。妈妈并不配合,左右摇晃着脑袋,被我压在胸前的双手更加用力的推着我的胸膛,整个身躯都在扭动挣紮,这无疑更加激发了我的兽性!

  我一手搂住妈妈,一手直接从旗袍高叉处伸进去胡乱掏摸,没想到的是她没有穿内裤!大腿的肌肤温暖而滑嫩,沾染了父亲的精液以及她自身的体液的阴毛贴在阴阜上,我的手指在那里乱戳了几下,就找到了生我出来的甬道!手指藉着那些体液顺利插入妈妈小屄的时候,妈妈浑身一颤,「呜呜」地叫的更响了。

  「你看,你那里都湿了!是爸爸的精液还是你的淫水?你一定很想要了吧!」我用言语羞辱着妈妈,手指却没有停止动作,不停地扣弄着妈妈的屄肉,然後感受着她在我怀里不停的颤抖,就会获得莫名的快感!

  母子俩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开展了持久的拉锯战。

  我的手指深入到妈妈的体内,那里面很暖很滑,待会儿插进去一定很爽!一想到这里,我就更加卖力的扣弄,直接就伸进去两根手指,我要把父亲的精液都掏干净!

  「唔?呜呜!呜呜呜呜!」

  突然,妈妈整个人都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一双大腿左右摇晃,最後猛地一夹,发出长长的「呜」的一声,本来还在推着我胸膛的手臂就没了力气。

  她高潮了!

  我插入妈妈体内的手指感觉到一股暖流冲了出来,赶紧就把手指抽了出来,紧接着就是「哗啦啦」的水声,溅在我腿上的也不知道是尿还是妈妈的淫水。

  我抱着浑身瘫软的妈妈,终於没有再去封住她的嘴巴,因为她已经晕了过去。

  我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所以只能紧紧地抱着她,感受到她高低起伏的胸部,才稍稍安下心来。

  然而,忍不住慾望的我还是撩起她的旗袍,一手扶住她的身体,一手握着肉棒慢慢向她靠近。

  龟头已经感觉到阴毛的存在了,只需要用力一插,就能完完全全的进入到妈妈的体内。可我并没有这样做,只是握着肉棒不停的磨蹭着妈妈的阴唇,单单是这样的接触,我就差点忍不住要射了!

  这是我的亲生妈妈啊!

  小说和毛片里头的母子乱伦,那都是假的,这可真的是我的妈妈啊!生我养我的亲生妈妈啊!

  我一想到这,就难免心血澎湃,呼吸急促,握着肉棒的手都止不住颤抖了。

  「嗯~」

  妈妈终於醒了,慢悠悠的睁开眼睛,吐出了一口浊气。

  「妈妈?」我轻声叫道,却在下一秒捂住了她要喊出声来的嘴巴,「嘘!不要激动!万一惊醒了爸爸,你我可就惨咯!」一听到我提起父亲,妈妈的情绪就更加激动了,再次挣紮起来。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龟头处传来的快感,笑出了声。

  妈妈这时才察觉到异样,自己两腿间有根火热的东西正顶着自己的私密处,每一次的扭动,阴唇都会擦过那个粗硕的圆圆的头部,身为人妻的她深知那是什麽,不正正就是眼前这个禽兽儿子的龟头吗!看着儿子无比享受的表情,她再次流下了屈辱哦的泪水,身体也不再胡乱扭动。

  妈妈一停下来,我就睁开了眼睛,看着她哀求的神情,笑了笑说,「妈妈,舒服吗?」妈妈潮红的脸蛋分不清是汗水还是眼泪,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摇着头,发出「呜呜」的哀求声。

  「更舒服的在後面呢!」我邪恶的笑了笑。

  用力将妈妈搂紧,我完全不用任何辅助就用龟头叩开了回家的大门,两片阴唇被龟头狠狠地分开,紧接着就是用力的,插入!

  「嗯!!!」

  妈妈睁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带着恨意的眼神极其尖锐冰冷,最终却还是被性起的我无视掉。

  长十二公分的肉棒一插到底,滑嫩的肉壁被强硬撑开,敏感的龟头撞在了一处更加柔软的地方,几乎是同一瞬间,我和妈妈都感觉到有一股电流击穿了彼此的身体。

  「啊!」

  我激动得大叫出来,只感觉三魂七魄都离开了身体,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再低头看妈妈,哦,她又晕了过去。

  就这样,我开始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性爱之行——在这个狭小的厕所里,我射出了人生中最猛最急也最多的一次!

  当我把肉棒从妈妈高潮中的阴道里抽出来时,那些白花花的浓精混合着妈妈的淫水一个劲儿的往外涌出,地板上积聚了一大滩这样的混合液……占有了这样的尤物,我很快就重振了旗鼓。肉棒再次插入妈妈的小穴里,我将她抱了起来,离开了厕所,向我的卧室走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