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和女同事玩双头棍
和女同事玩双头棍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和女同事玩双头棍



  “吴筝小姐,你好。”听到一声轻柔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我转过身去,看到一位丽人站在我后面,长大波浪卷发,瓜子脸,大眼,画着淡眉,身材高挑,但比我略低一点,一身V领碎花连衣裙,上身傲人得快露出半个球来,我回答到,“你好,张小姐。”原来,这就是老板介绍的财务部张副总监,张静。她也打量着我,今天我穿着一件白色OL衬衫裙,束腰设计,显出了我的蜂腰,更衬出我了的大胸,白色也显得我更加年轻和鲜嫩的肤色。她看起来年纪比我大一点,但保养得很是不错,但眉眼间似乎有一股淡淡的怨念化之不去。

  “听说吴筝小姐有事找我?正好在这里看到你。”杏吧首发

  “对的,我想去财务部再熟悉一下公司的财务状况,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去请教一下张小姐。”

  “哦,那可不敢当,有什么事请尽管吩咐。”

  “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找你方便呢?”

  “我一般都在部门里,你随时去就可以了。”

  “好的,那就拜托您了,王总吩付过,您是值得依赖的人。”我特别强调的说了这句。

  “哦,是吗?”她苦笑道。

  “是的。”我不解的看了看她。

  她大概觉得有点过了,赶紧跟我告辞,我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就去忙自己的工作。

  终于忙完了手头上的事务,也安排助手各忙各的事,我决定去财务部找张静。在财务部最里面的办公室,我看到张静正埋头在一堆报表里,我过去打了声招呼,张静停下了手头的事,吩咐助手去倒了一杯茶。

  “不知道吴小姐要熟悉点什么财务方面的内容?”

  “张小姐,我被要求做总裁办和财务部、销售部的联络事宜,所以我先想看下财务部的业务流程,和公司的财务状况,要详细一点,不知道能否请张小姐安排一下。”

  “这个好办,我就安排助理给你发几份文件,一般财务制度和公司的财务情况在之前的公司高层的汇报里都有,我叫助理一起汇总给你。”

  “那多谢了!”

  我抿了一口茶水,原来是一杯绿茶,我才发现在她办公室里有一套小的茶具。我说:“没想到,张小姐也喜欢喝茶?”张静轻笑道:“嗯,爱喝点绿茶,菊花菜,清火。”

  我想了一下,“今天周末下班好像没有什么事,如果张小姐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吃个饭,然后去我家里喝杯茶,我家里有一套上好的茶具和茶,请张小姐过去品一品。”

  这个茶的事倒是勾起了张静的一些兴趣,她没有表示反对,我就说:“那就这么定了。”

  我就当场定了一家高级日料店,把时间和地点敲定,她送我出去时,边说:“吴小姐,你不用这么客气的,其实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事尽管告诉我。”

  我笑道:“也没有什么,想来周末下班也是一个人,一个人总是很无聊的,总想找个人说说话,感觉跟张小姐有缘,不如一起去聊聊天也是好的。”其实我从侧面了解过张静这个人,在公司已经工作了快十年,三十出头一点点,之前也传说跟老板有过一腿,由于她是财务方面的专家,所以在公司一直干到财务副总监,由于老板的关系,现在还是单身一人,我想这样的人一杯茶是浇灭不了她的欲火的。

  下班时分,我在门口等张静,门口的保安跟我打招呼,“吴筝小姐,你在等人啊?”

  “嗯,约了人吃饭,师傅是新来的吗,我好像没有见到过?”我客气的回应。

  “是的,我刚来一个多月,还是新人。”

  “是当过兵的吗?”

  “是的呀,退伍没有多久,以前在陆军特战队的士官。”

  “哦,特种部队吗?”我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个保安,很高大,虽然我有175C,但仍比我高出快一个头,穿着宽松的保安制服仍能看出很精壮。

  “是的呀,搞侦察的。”

  “哦,很厉害的嘛,你叫什么?怎么知道我的?”我奇怪的问道。

  “我叫刘强,有时候你会挂胸卡,我瞄到过的。”他笑着说道。他又说“应该你等的人来了。”

  果然看到张静看着我,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没想到刘强还挺有观察力的,我笑着跟他点了点头,和张静一起出门。

  我们俩打了出租车来到家公寓旁的高级日料店,穿着和服的迎宾小姐把我们迎到VIP包房,包房里面和式风格的榻榻米,条桌上端正的放着餐具,我们换好拖鞋进去,我吩咐小姐上菜,和张静聊的时候,我舒展了一下一天紧绷的身体和穿着一天12厘米高跟鞋的小脚,她也放松了下来。很快精致的料理端上了桌,点的高级刺身拼盘、天妇罗等等小食一一上来,最后上来了一壶清酒,我跟她满上一杯,张静倒也没有推辞,我知道这是个性情中人,我们两个边喝边聊,一会就聊到了老板身上。张静苦笑道:“我原来是学财务的,之前在审计事务所工作,有一次跟所里的人来公司做审计,老板还接待了我们,甚至还和他聊了几句,那时候公司已经很大了所以业务量多,我们天天加班,新来的员工更是勤奋,除了白天工作,晚上更是加班到很晚,有时候老板会来看一下我们工作,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加班到很晚,想来在公司里面没事,却又碰到了老板,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里,喝了他一杯红酒。”

  我想:“这不就是老板的招数吗?”就问道:“后来呢?”

  张静说:“还能怎么样,原来这酒里面下了春药,就这样被他迷倒强暴了。我醒来后,老板说要照顾我,叫我从事务所里出来跟他在一起。”

  我问:“那你后来跟他在一起呢?”

  张静回答,“是啊,他先给了我一笔钱,后来我就从事务所出来,在公司财务部任职,从基层员工开始做。”

  我羡慕说:“好像现在很不错啊,做到财务部副总监,还受老板信任,前途无量啊。”

  张静笑了:“吴小姐,你开玩笑吧,现在老板最信任的应该是你吧?”杏吧首发

  “这怎么可能呢?我就一个小秘书,哪里轮得到我说话的份。” 我推托的笑了。

  “毕竟新人胜旧人啊!” 张静笑道。

  我心里嘀咕:“真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又接着说:“老板那么信任你,我也是信任静姐的。”

  张静接着说:“吴小姐叫我静姐,我也不客气的跟你说点旧事。老板玩过我之后,也是看我那时有点姿色,而且能力还行,把我调到财务部门做事,其实也是安插了一个眼线,看住那些人,也怕他们做手脚,我呢也就在这里待下来。”

  “那后来呢?”

  “后来,老板玩腻了,又换了一个,我们也就没有再发生关系。但我的学的是财务,工作能力又突出,老板虽然不玩了,但还算照顾,总算现在升到了副总监,有点权力,现在的总监是老人,又是董事股东,所以坐享其成,也不求上进,大小事都由我做主。”

  “静姐即使没有老板照顾,那能力肯定也是可以的,当上总监也是理所应当的。”我抛出了橄榄枝。

  张静看我这么捧她,也是很开心的,大概很少能有人这么能推心置腹的说话。

  “那静姐为什么不再找个男人结婚呢?”

  “跟王总玩过,谁还会看上那些男人,你别说,王总的鸡巴又粗又硬,人也很有型,又有钱,世上这种男人太难找了,呵呵。”

  我们俩你一杯我一杯,一瓶不够我们又连上了两瓶,两个人喝得脸色微红,像两朵娇艳欲滴的鲜花,即使给我们上菜的和服美女,也是相形见绌。还好是清酒度数不高,我们喝得有点头晕,头脑却益发清明,两人谈得尽兴,菜倒是挑些好货吃了,两个女生在吃上倒是矜持的大概是美女对于身材都特别在意,不敢多吃的原因。

  在料理店吃完结账后出来,看看还早,我对张静说,“静姐,要不到我家喝杯茶醒醒酒再走?就在旁边公寓里。”

  “好呀,走吧,再不走我要找个地方睡觉了。”

  我们俩回到我家,两人甩掉高跟鞋,我招呼张静找了沙发坐,然后去烧水泡茶,一套茶具是茶壶配了几个不同款式的小瓷杯,还有一个大的托水盘,我用烧开的水先泡醒茶,二泡后斟给张静,上好的龙井散发清香,张静闻一闻先浅尝一口再啜饮,“妙,香。”我笑道,“见笑了,简陋得很。”

  一杯香茶过后,两人酒也醒了一点,我对张静说去换件衣服,就去卧室脱掉OL制服,换上了一件粉色的真丝吊带睡衣,包裹着大奶的粉色小内衣若隐若现。张静看我出来,呆呆的看着说:“真是漂亮,真是大好年华。”我又给她斟了一杯茶。张静摸着我裸露的大腿,眼神迷离,气氛暧昧了起来,她突然对着我的小嘴亲了一口,“小艺还是真是勾人呀,连我都有点把持不住了。”我捉住她摸我大腿的手,她的手停了一下,又奋起向上摸去,突破了领域,向最隐秘的地带进发,我惊呼了一声,她往我身上一扑把我按倒在沙发上,两人开始迷离了,她亲上我的小嘴,用另一只手摸上我的三角地带,另一只手搂住我的腰,我还在挣扎:“静姐,不要~~~”,叫喊是那么的无力,她用舌头灵活的撬开我的小嘴,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不分开了,她用手褪下我的粉色可爱的三角内裤,用手抚摸我的阴唇和阴蒂,“啊~嗯~”,我化成呻吟的叫声,她的手指头纤细有力,而且指甲也修过,拔弄我的阴唇让我快感强烈,感觉到我的下身开始湿润,她用一只中指顶我的阴道,深深的插了进来,细长的手指让我感觉不过瘾,“啊~嗯~”,叫声象是催情剂,她换成三根指头插了进去,动作也加快了,“叭叭”的水声,连续的捣弄我的下体已经泛滥了,淫水流了她一手,在连续的淫叫声后,她把手抽了出来,一股巨大的空虚感淹没了我的娇躯,浑身颤栗着,求她道:“静姐,再来啊!我要被操,快操我的小骚逼~!”张静用嘴舔干她的手指,她的碎花长裙上身已经半露,露出她半个黑色半托的奶罩,上面一团白花花的奶肉,下身裙子也掀到腰间,那情形太过于淫糜了,空气中充满了淫糜的气氛,让人血脉贲张。看着求不到,我开始反击,我翻过身把她压在下面,撕扯下她的黑色内裤,把她的内衣扯开,乳头如小巧的樱桃弹了出来,用小嘴亲吻她的乳头,舌尖在她的乳头上转着小圈圈,她敏感得一塌糊涂,一会下身就冒出水来,用中指伸进去,她反应强烈,指头在阴道里肆虐,柔软的阴道壁包裹着手指,有时一下子会被她夹紧,我的手指摸到最柔软的花心,挑逗她高潮一阵一阵,我用小嘴在她的胸脯,她的脖颈,她的耳朵上舔过,她面色绯红,双眼紧闭,长长的睫毛在我挑逗到极致的时候一动一动。我站起来,脱下丝裙,把内衣解开,张静躺在沙发上夹紧双腿,开始自慰,我也帮她把全身衣服脱掉,两个完美的肉体呈出了出来,我略高腿长,显得更清瘦一点,张静显得更丰满,一看就是被开发过的肥沃土壤,胸大臀翘,即使躺着双峰也是挺立的,我牵起她进入卧室。

  我打开一个柜子,里面摆了各式各样的淫具,我拿出了几样,先是拿出了一个按摩棒打开,轻微的“嗡嗡嗡嗡”的声音传来,我按到她的小逼上,“啊~啊~,舒服啊。”我一边亲吻她,一边帮她按摩,几分钟后,我又拿了个电动阳具,掰开她的阴唇,用这个硅胶的充满狰狞青筋的阳具塞进了她的小穴,把震动调到最大,她叫道:“啊~啊~受不了了,好爽啊,大鸡巴好爽啊!”我还用舌尖舔她,她兴奋得一阵一阵。接着我又拿出了一根双头龙,两边都是长长的阴茎,高级硅胶倒模的,柔软又有弹性,一端插入到她的小穴后,我扶着另一端跨了上去,我扶着她的双乳,她扶着我的屁股让我上下起伏,每一下都顶到我的花心,而我的每一下都带动双头龙在她下体动作,我们一阵阵娇喘浪叫,淫声艳语不停,就像两个真正的男女在交合,又比男女交合更刺激,那些臭男人哪里懂欣赏女人的美,发掘女人的性感,我们互相抚摸着对方的水滑肌肤,不能自已,最后我们俩一起到了高潮,双头龙从我们体内拔出的时候,一股淫液从下体喷出,我们俩都用手撑着床,挺起下身,淫液喷得高高,喷到我们的奶子、肚子、小腹和腿上全都是。我们全都瘫到床上,娇喘连连,我们相视一笑,抱在一起。

  “静姐姐,你真是厉害,小妹我都受不了了。”

  “艺妹妹,你也很了不起啊,不知道多少男人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我用手指抚摸过她山峦起伏的身躯,她格格笑着,又想把我推倒再来一场,我假嗔到:“静姐姐,人家真的受不了了,还是一起先去洗个澡吧。”

  张静一想有道理,然后就一起去浴室冲浴,等把身上冲洗干净,我也把床上整理好了,两个人裸着喝了会茶。

  “静姐,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男人操过了?”

  “是啊,自从和老板分了之后,就没有过性生活了,天天想男人得要死,不像艺妹妹每天都被老板宠幸。”

  “怪不得这么骚浪。”

  我跑进卧室,从里面拿出一个同性穿戴阳具穿在身上,那上面的阴茎足足有20厘米,又粗又长,我挺着它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张静都要笑死了,我笑道:“小淫妇,我这个东西就是为你这种人准备的。” 还给她带上了项圈,在她的乳头上夹上两个小铃铛,她的乳头在颤动的时候,小铃铛发出“叮当叮当”的声音,很是好听。

  我扶她又进了卧室,让她靠在床边,背对着我,先是舔她的骚屄,她的淫水很快就润滑了下身,然后我提枪上马,对着她的小洞插了进去,她跪在床上,我站在床下,一边打她的屁股,一边抠她的逼,后入式让那个大阳具插得深深的,每一下都够劲,她淫声连连:“快操,快操,操死我这个小婊子了,啊~~~,好爽啊,好舒服啊,我还要,快操我,我就是个小淫妇……”说着说着,她被操哭了,应该是爽哭了,她还在叫着,“啊~嗯~啊~嗯~”,她疯狂的挺动着美臀,我一只手拿着拂尘,抽她的屁股,屁股被打得红红的。最后她一阵痉挛又瘫倒在床上,我亲吻着她,两个人满足的抱在一起。杏吧首发

【完】
【字数:4308】